不脱衣的男人-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全球最大成人免费黄色小说中文网 
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高清电影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不脱衣的男人

不脫衣的男人

  字数:80217字
下载次数: 39






  大学时代一向与流行无缘的甲斐谷,毕业后进入知名化妆品公司上班已经第三年。他的顶头上司藤原,是个浑身散发甜蜜香味的美貌男人,不仅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交过的女朋友更不计其数。但是甲斐谷却认为它只是个毒舌又开耍帅的男人。此时,新发售的男性化妆品引发了两人的对立。无巧不巧,甲斐谷更听说了藤原做爱时绝对不脱衣服的传闻,他将会……?!

  进入六月之后明明天天下雨,今天却一反常态地一早就晴空万里,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嗅不出一丝雨气。结果还不到中午天空就开始渐渐乌云密布,过了下午一点,老天好像心情极度不悦似地下起了倾盆大雨。

  撑着临时从便利商店买来的塑胶伞,甲斐谷安和在各色各样的伞阵之中穿梭着。就算踩到水洼溅湿裤管他也没时间去管那么多了。弯过街角,快步爬上短斜坡后就冲进CARVY化妆品总公司大楼的入口。站在自动门前,等了半天门还不开。为了一点小事而急躁起来的甲斐谷,不耐地咂着舌。

  一走进大厅,就跟坐在正面服务台里的女职员,筱栗裕美四目栢接。看到对方可爱地用手遮嘴轻笑的模样,甲斐谷下意识栘开了目光。……自己这么一副拼命的样子实在有点难看。

  这时电梯正好下来。用最快速度冲进去的甲斐谷终于可以稍事喘息。他低下头,看到自己湿得发亮的公事包和裤管。他没有随身带小毛巾的习惯,也刚好忘了带手帕出来。虽然膝盖以下已经开始发冷,也只好让它自动风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

  到了五楼之后,他冲进了贴着「业务促进部」门牌的办公室里。入口虽然狭小,内部却相当宽敞。约有近二十个办公桌,桌间的通路也都抓得很宽而便于职员行走。这个采个人化OA设计的办公环境,看得出来相当重视个别性且没有压迫感。

  进公司第三年的甲斐谷,座位被安排在办公室最里面的角落,刚好在资料柜前面。一把潮湿的公事包放在桌脚,就看到比他年长八岁的前辈久家律子,越过办公桌隔板往这里看过来。

  「甲斐谷,你动作也太慢了吧!两点的会议,现在已经开始了啊。」

  「我知道!」

  甲斐谷用自己还残留着湿气的手,紧张地收集散落在桌上的会议用文件。
  「态度有够不可爱。这样我就不想告诉你,开会的地方已经从第五改到第八会议室了。」

  「哦,是吗?」

  手上拿着资料的甲斐谷拾起头来,正好迎上久家的目光。对方从鼻腔里哼笑了两声。

  「你没看到长田贴在你电脑前面的纸条吧?动作快一点,藤原课长一定在生气了。」

  他抓起文件跟文具用品就匆匆走出办公室。两台电梯都刚好下到一楼,光是等待的时间又让他开始不耐起来。会议室位于十八楼,要爬楼梯等于自取灭亡。
  等到他好不容易到达第八会议室门口,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他站在会议室门口,调整好呼吸后才伸手拉开门把。

  「我是业务促进部的甲斐谷,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他一进去,也同时跟着低头道歉。太沈默的空气让他缓缓抬起头来,才发现十二坪大的会议室中,围坐在椭圆型会议桌旁的十五个人,视线同时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天气明明不热,甲斐谷的额头却渗出了汗水。

  他举目四望着有没有空位,却只看到一个。而且好死不死地,偏偏位在业务促进部企划课课长「藤原康人」的旁边。甲斐谷实在很不想坐,无奈只有这个空位,他只好小心翼翼地沿着墙壁走过去坐下。一闻到课长身上惯有的微甜香水味,他就反射性地紧张起来。

  「……这么重要的会议还迟到,真是抱歉。」

  他低声向邻座的上司道歉。但藤原只是直视着前方,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更不用说回答了。那种「完全无视」的态度更说明了对方的愤怒,甲斐谷不禁打心底发毛。他瞄了一下腕表,自己足足迟了半个小时。今天的主题是针对开发部所制作的试用品交换各部门的意见,但他不知道已经进行到哪里了。正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肩膀被谁从右侧顶了一下。他回过头,是比他年长三岁的前辈长田由香正在瞪着他。

  「居然迟到半个小时!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去了!」

  「对不起,我到外面去拜访客户所以晚了……」

  「待会儿再听你解释。关于新化妆水的说明刚刚才结束,正在分发样品。」
  甲斐谷赶紧拿起手边分到的资料。CARVY化妆品预定明年在便利商店推出一组添加保养成份的男性化妆品系列。而甲斐谷就是新产品「KASHA」系列,业务促进组的成员之一。

  说组员是好听,进公司才第三年的甲斐谷,根本无法对新产品的内容提出意见,在会议上也是凑人数的份而已。他知道自己没什么用处,也明白不受到任何期待。但即使如此,只要是组里的成员,就算没用,开会的时候还是得到场。
  KASHA基本上是目前正在销售线上的CHAPS的改良型。讲难听一点只是换个名称而已,内容物完全一模一样。只有「洗面乳?刮胡霜?化妆水」这三种基本型男用化妆品是新制品。

  洗面乳跟刮胡霜在上次的共同会议中已经发表过,发售的详情也已底定。但由于化妆水尚在开发中,所以比预定晚了一个月才发表样品。甲斐谷快速浏览了一下资料内容后,顺手拿起每个人手边都有一罐、编号003的塑胶制容器。打开盖子之后,倒过来往掌心一倒,那白浊而浓稠的液体立刻让甲斐谷有种异样的感觉。他每天所使用的肌肤化妆水(死都不能说是别家产品……),感觉就像水一样清爽。他知道女用化妆水最近是有推出类似的产品,但不知道男用也有。他抹了一点在脸上,觉得虽然比自己用的要来得湿润很多,却不会让皮肤有黏腻的感觉。另外还有一股独特的绿草味。

  把盖于盖好重新抬起头来,却发现众人的视线又集中在自己身上,他这时才想起自从进来之后,好像还没人发过言,整个会议室的气氛一直很安静。这可是样品的意见交流会,应该更频繁地发言才对。

  「甲斐谷。」

  怱然被连正眼也不看自己一眼的上司指名,甲斐谷下意识正襟危坐。那双被女职员赞誉为「佣懒」的细长双眼,正伴着忧郁以及弥漫着零下一百度的冷气凝视着自己。

  「是、」

  太过紧张的他连声音都变形了。

  「我想听听你对003的意见。」

  他连样品说明都还没听到,样品也是刚拿到手,根本连思考的余地和归纳的时间都没有。但看气氛就知道自己不说些什么不行,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呃……感觉还不错啊。」

  他唯唯诺诺地回答。

  「请说的具体一点。」

  被藤原吐槽的甲斐谷背上开始渗出冷汗,喉咙也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起来。好像被看穿他会随便说说一样。

  「用起来的质感就像女用产品一样,非常有趣……」

  没听到最后就「呼—」了一声的藤原,转向长田询问意见。

  「我个人……」

  拿着样品的长田歪着头说。

  「是满喜欢这种质戚,但能不能被男性使用者接受就很难说了。根据资料显示,男性使用者大多喜欢用起来比较清爽的感觉。」

  「我们也有一份市调的结果。」

  发言的是「开发部」的东山。之前甲斐谷参加女用的肌肤保养产品组的时候,也跟他一起共事过。东山之前曾任职于制药公司,对于汉方植物类的效能特别清楚。相当有实行力和行动力的他,虽然算是空降部队,却不到半年就成为开发部的主力,是个很会照顾人又有责任感,相当可靠的兄长型人物。外貌明明很出色却不以为傲,个性爽朗且慷慨,连其他部门的人都希望有这样的人担任自己上司。
  在共事的时候甲斐谷也很受他照顾,研究组解散之后偶尔会一起吃饭。比起那个浑身香水味,整天看起来像没睡饱,只吃高级猫罐的贵族猫系课长要好相处多了。

  「在研究过市调之后,我们才选用这样的质感。除了与其他产品区隔出相异处之外,黏稠的液体也提高了两倍的保湿效果。」

  藤原课长眯起眼睛,缓缓歪头后用右手轻拄着脸颊。

  「日(淫色淫色4567Q.COM)后的男用化妆水除了」触感「之外,也应该重视」机能「才对。这次市调对象,亦即青春期的青少年到三十岁之前的男性皮肤问题,首位是青春痘。而形成青春痘的主要原因,则在于毛孔的杂菌和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燥。根据我们的调查,许多人反应就算每天洗脸还是无法抑制青春痘生长。主要原因就是把脸部所必须的滋润给洗掉了,才会造成过剩的皮脂分泌。根据这个重点,我们除了以适度的保湿来抑制皮脂的分泌外,也加入了能让皮脂吸收的成份进去。」

  听着东山精辟的分析,又重新拿起样品的甲斐谷这才了解,原来黏稠质感是这么来的。刚开始虽然有些奇怪,现在却感觉满不错的。

  「要先提到结论的话……」

  在短暂的沈默后,藤原课长开口。

  「站在业务促进部的立场,无法同意让这个样品制成商品。」

  众人发出了议论声,开发部的成员也表情凝重地面面相觑起来。

  「请问是什么地方不行?」

  开发部课长高永弘惠沈稳地质问。现年四十六岁的她,是个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开发研究的独身女性。虽然早已迈人中年,但细致的肌理上没有一丝皱纹的她,在开发部中有「黄金肤质」之称。

  「因为这个制品还不到我期待的标准。」

  高永的眉间倏地紧皱起来,两人之间似乎有肉眼看不到的火花在激烈交错着。
  那种让人说不出话来的紧张气氛,让甲斐谷咽了口唾液。

  「关于化妆水,我可以确定这是我们开发部研发至今最优良的产品。」
  从高永毫不犹豫的表情看来,她的确对这个产品相当有信心。

  「这次的化妆水跟以往的商品完全不同。虽然状似」化妆水「,但在功能上却拥有足以跟女用媲美的」化妆水、美容液、乳液「三种效果。用过就知道差别在哪里。」

  整个人深深坐进椅子里的藤原课长,以一副「不起劲」的佣懒表情听着高永的话,即使旁人看来感觉也不是很好。

  「或许真的有高永课长所说的效果吧,但这样还是不行。」

  藤原课长拿起印有「003」字样的容器左右摇晃,充满黏性的液体也在透明的罐中跟着晃动起来。

  「第一个问题就是」香味「,无论化妆水的品质再好,这种草味就是不会让我想用。对男用化妆品有兴趣的年轻人,多数也会使用香水。而从市调看来,使用本公司产品的男性有六成以上对香水有兴趣,已在使用者也为数不少。这种跟香水有抵触的味道,会大大减低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吧。」

  这时,猛然站起的东山差点把椅子驳埂?

  「关于香味我们会重新检讨,但是制品……」

  「第二个问题是液体的质感。」

  藤原课长淡淡地打开盖子往掌心一倾,白浊的液体就顺势流了出来。

  「黏性太强了。」

  「我刚才也说过,这是有目的的黏度。相信您接触过后应该也知道,黏性只有一开始,只要渗透进去,皮肤表面就会变得光滑。」

  眯起眼睛的藤原课长摇头。

  「这不是」女用「而是」男用「。或许女性使用者可以接受这种黏度,但男性就不同了。」

  「我知道,所以……」

  「知道的话就请你们改善吧。以我的立场来说,与其效果好却卖不掉,我宁愿选择效果减半却好卖的商品。这就是做生意,一定要去除掉所有会造成滞销的负面可能性。」

  咬着牙的东山看得出来相当不甘心。

  「这次的样品既然不通过,会议也就到此结束。期待各位下次的进展。」
  快手收好桌上的资料,藤原课长率先走出了会议室,长田等其他业务促进部的成员也慌忙紧随在后。也该跟着出去的甲斐谷,因为刚才迟到不好意思这么快就走,没想到却成为剩下九位开发部成员集中炮轰的对象。

  「业务促进部就只会把」销售量「这三个字挂在嘴上。」

  其中一个跟甲斐谷同期的职员大声抱怨起来。

  「他以为我们花了多少时间在开发这款化妆水啊!不是一两天的事,而是半年、半年钦。」味道不好「」质感不佳「也就算了,还说什么」就算效果减半能卖就好「?开什么玩笑!」

  「对、对不起。我是觉得很不错啦……」

  低着头的甲斐谷卑躬屈膝地道歉。

  「好了,责备一个人有什么用?我们的确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出来替他说话的不是谁,就是东山。

  「当初是想制造那种东方香味的印象才会加重味道,或许正如藤原课长所说,对于惯用香水的男性使用者来说会不受好评,得在香味上做调整了。」

  开发部成员这才不说话。接着,一直保持沈默的开发部课长高永站起来缓缓开口。

  「虽然口口声声把」销售量「挂在嘴上,听起来的确不是很愉快,但卖得不好的确攸关公司生计问题。藤原课长是市场专家,他会反对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也只好妥协改善。先回去开会吧。」

  等开发部的人陆续走出去之后,甲斐谷才松了口气。这时肩膀忽然被谁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东山。

  「不好意思让你变成炮灰了。」

  看他一脸抱歉的模样,甲斐谷赶紧摇头。

  「没事,我抗压性还满强的。而且我也能明白开发部的人想抱怨的心情,藤原课长的确太尖锐了。我是真的觉得这款化妆水很不错,虽然我的意见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回去之后我会再跟课长大力推荐的。」

  东山苦笑着说「不用太勉强啦」。

  「我们也有改善的空间,而且藤原课长的确有实绩。依他的眼光来说如果不行的话,那就是商品真的有问题。」

  一脸可惜状的东山还是顾虑着甲斐谷,微笑地说。看看开发部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整个会议室只剩下他跟东山两个。

  「下次有时间再一起去喝酒吧。今藏找到一家卖不错白酒的店,叫我一定要带你去呢。」

  他是经由东山介绍,才认识在饭店当服务生的今藏。想当调酒师的他对葡萄酒相当专精。自从知道甲斐谷喜欢喝白酒之后,就常常告诉他哪里有好白酒喝的情报。他跟藤原课长同年纪,不过因为有张娃娃脸,看起来就跟高中生没两样。
  「真的吗?我平常都有空啦,要去的话叫我一声就行了。」

  东山笑着说「那我先走了」,便离开了会议室。最后离开的甲斐谷,将门口的牌子从「使用中」翻到「空室」后才走进电梯。

  在缓缓下沈的空间中,甲斐谷想着为什么那个化妆水不被采用。或许黏质的感觉是很特别,但如果有效的话他也会想用。声称不行只是藤原课长自己的意见,或许只是他自己想太多了。才做出这个结论,电梯也刚好到了五楼。

  回到办公室自己的座位上,还没坐稳就听到「甲斐谷」三个字响起。那是微带低沈的清澈声音。他回头一看,藤原课长正拄着脸颊看着自己。他带着满心的不祥预感,慢吞吞地走到靠窗边的大办公桌旁。

  一走到桌前,就闻到一股甜蜜的香味。没人知道这独特的味道是哪种香水,公司里的女职员也都说,怎么问藤原课长都间不出来。目前最有力的说法,可能是调香师特别送给他的「藤原原创」吧。

  虽然不少女职员说,「一闻到那种香味就会心跳不已」,但对甲斐谷来说,那种香味就跟老灾难电影「大白鲨」差不多等级。从菜鸟到配入业务促进部这三年来,不是他在自夸,只有被骂的份没被称赞的能。那股香味接近,课长召唤自己的时候,无庸置疑是又要被念,藤原康人,现年三十一岁,担任业务促进部企划课课长。从许多层意义上来说,他在公司里都算是名人,跟同世代的人总是有一线之隔。首先最醒目的就是他的外貌,俊美得令人反感。头型小,身材修长,有着恰如其分的肌肉,即使身着西装也看得出体态相当结实。纤细的脸部线条配上挺直的鼻梁,细长的双眼经常饱含着淡淡的忧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说他在几年前曾经担任公司男性化妆品的平面模特儿。

  微长的头发梳理得相当整齐,绝不穿量贩店卖的大众型西装,整个人就是流行服装杂志所介绍那种呵帅哥「型的典范。或许在街上看到会觉得」这才叫熟男啊「或是」我也想成为像这样的男人「,但身边要是有这种人,就会觉得这种不允许他人模仿,只会」贯彻我道「的男人实在难以接近。或许这只是甲斐谷自己看不惯太出色的男人才会有的牢骚吧………

  像这种长得帅兼品味好,再加上独树一格且佣懒忧郁的话,没有女人会放过这样的男人。藤原的绋闻在公司源源不断,并且以交往期短则三个月、长约半年这样的模式不断轮替着,是全公司公认的花花公子。像这种女性关系特别乱的男人,照理说女性应该会敬而远之才对,但想跟他交往的女孩子却早就不知排队排到哪里去了。

  因为藤原除了貌美之外还相当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他经手过的工作没有失败的纪录,只有大卖跟小卖的差别而已。上司对他的信赖相当深厚,甚至夸张到「没有业务促进部藤原的同意就不可能大卖」的程度。甲斐谷刚进公司时也觉得,此人才二十几岁就当上课长,的确非常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但最近却开始对他的作法感到疑问了。

  他跟藤原有过两次同组的机会。在这两次经验里他所学到的是,藤原的作法就是彻底的市场主导型。不管做什么都是以消费者的需求和喜好为主,其余完全不列入考虑范围。不管开发部提出如何崭新的点子,只要不符合消费者市调或是过去销售量的资料就直接退件。

  跟藤原共事,总让甲斐谷觉得自己像被资料主宰的机器一样。就算是做生意……也得讲究一点人情味吧?就好比学园祭时跟班上一起推出摊位时,那种一体戚和成就感……但跟藤原一起工作,不管企划好不好,只会被划分成「卖」与「不卖」两种类别,根本没有加入自己感情或心思的余地。

  跟藤原比起来,和他同世代的久家,工作态度就有人情味多了。可惜自己只是个小职员,根本没有选择上司的权利。

  「会议早在十五分钟前就结束了,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蕴含着不满的低音。藤原凝视着他的佣懒双眸里,似乎在责难着「迟到也就算了还摸鱼?工作是这么好混的吗?」。

  「我在跟开发部的人讨论关于样品的事。」

  他无法对自己的迟到找藉口,不过会议结束后的确是在讨论跟工作有关的事,他不想让藤原二度误会。藤原伸手缓缓抚摸自己一丝不乱的头发。

  「那个样品已经被我驳回,还有什么可以讨论的余地吗?」

  「但也要考虑到对方的心情啊,毕竟是他们的心血结晶。」

  藤原从鼻腔里哼出一声。

  「甲斐谷,这是生意。做出卖不掉的东西,开发部当然要以销售面为考量去做改善,这是他们的工作,没有必要植入多余的感情。而且你还有其他工作要做,应该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别人吧?」

  被嗤笑也就算了,居然还被说没有多余的精力让甲斐谷一阵气结。但他也知道,跟这个如同资料机器的男人再多说什么也没用,只好低头道歉。藤原课长把手放在脸颊上轻叹了口气。

  「下次开会的时间定在七月十二号,周二下午一点,就由你去联络开发部的人吧。」

  随意点了点头就想回座的甲斐谷,听到藤原在背后又说了句「然后……」,只好不耐烦地再度转过头来,「开会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的袖口不太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他慌忙拾起右手,立刻被藤原冷静地指正「是左手」。他看看袖口,上面的确沾了什么咖啡色的脏污,凑近鼻边就闻到一股香味。应该是中午在外面跑业务时,半途中吃的煎饼酱料吧。由于是内侧弄脏,从外侧看不出来,所以没被藤原挑出来之前他根本没发现。

  「你有带换洗的衬衫吗?」

  甲斐谷半张着嘴,眼睛也眨巴起来。……有人会在公司放换洗的衬衫吗?心想怎么会有人问这种问题,但他还是诚实回答「没有」。

  「那你待会儿要外出吗?」

  「没有,有些输入资料的工作要做……」

  藤原深深坐进椅中,将双肘撑在桌面上十指交握。

  「要是你不外出的话,我今天就暂时放你一马。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你不觉得自己的注意力很散漫吗?前天裤脚还是脏的。你身为跟」美「有关的公司职员,就应该注意基本的服装仪容。如果知道自己比较容易弄脏衣服,何不在公司准备一套换洗的衣物?要不然个人置物柜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用的?那可不是用来摆废弃资料的地方。」

  藤原就好像杀鸡儆猴似地,故意提高音量说给其他人听。有些同事还讶异地转过头来,因尴尬兼羞耻而低下头的甲斐谷不禁脸红起来。他高中、大学参加的都是棒球社团,从来就是一颗平头加T恤牛仔裤的打扮。跟品味或流行无缘,也从没有接触过跟化妆品有关的事物。

  就是因为太投注于社团活动,等他发现时,周围朋友早已经找好了工作,只有他一个人输在起跑点上。之后找了几个跟工业系有关的公司也没能被采用,家中环境更不允许他当一只待业的米虫,所以才在毕业之际拜托亲戚帮他走后门,挤进CARVY化妆品公司。

  他对化妆品没兴趣,也不算是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人,但自认对交待下来的工作都有尽力完成。却没想到还是被上司在服装上面大挑毛病。

  「我以后会注意。」

  压抑住想放火烧了眼前男人身上那件散发柔和光泽西装的冲动,甲斐谷低声道歉。

  「我顺便提醒你,你有时候会没整理头发就上班吧?」

  甲斐谷内心一惊。

  「假设你带着一头没有整理的头发去见客户。不管你对商品的解说有多认真热诚,客户看到你的发型首先会这么想:」连外表都不注重的男人,会介绍多好的商品?「。第一眼就给了客户负面印象。」

  「……非常抱歉。」

  甲斐谷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了。

  「你太缺乏身为CARVY化妆品公司职员的自觉了。没有人叫你每天打扮得光鲜亮丽,但起码不能给对方不快的感觉。还有,请你以后准时一点,这是身为社会人最基本的准则。」

  「我知道。今天是因为下雨……」

  「愈是无能的男人,」

  藤原打断甲斐谷的话,用眼白看着他说:「愈会为自己找藉口。」

  完全哑口无言的甲斐谷,沮丧地回到自己座位上,打开手册确定下午的行程。
  他发誓下次绝不再迟到,要是再有类似状况,就是爬也要爬到会议室。怱然他发现,自己的手无意识地抚摸着后脑勺。自己今天的头发并没有乱翘,应该没有乱翘才对………

  「终于被念了吧?」

  一个低声从对面办公桌传来。甲斐谷抬头一看,是久家同情地看着他。
  「我还在想说,你那头乱翘的头发不知道何时会被课长吐槽呢。我是觉得满可爱的啦,不过你也知道,课长对外表要求比较严格……」

  甲斐谷摸着后脑勺低下头。

  「别这么沮丧嘛。你是因为比较高才容易引人注目。……我偷偷告诉你,我们部门以前有一个比较逦遢的女同事,就算丝袜破了也可以毫不在乎地穿一整天。
  结果有一天就被课长叫到办公桌前说「有破损的丝袜非常有碍观瞻,请你以后别再穿了」,然后给了她一盒全新的丝袜。她被说得面红耳赤的,有够可怜。跟她比起来,课长对你的「抱怨」还算是小意思吧?「

  那哪叫「抱怨」啊?内心不满的甲斐谷「哦……」地应了一声。

  「藤原课长虽然是个自恋狂,幸好不是个会记恨的人,你以后多注意自己的仪容就没事了。」

  虽然有久家的安慰,但甲斐谷郁闷的情绪却无法立刻转换过来。他闷了五分钟后终于站起来,走出办公室往洗手间走去。CARVY总公司的洗手间采黑白两色设计,看起来极为摩登,有格调得连外来的客户都惊叹不已。连洗手台前的镜子都是流线型的。虽然这是董事长秉持着「要创造出美的人,就必须时刻身处在能够意识到美的环境里」为理念而要求的设计,但对甲斐谷来说,洗手间就是洗手间,就算再时髦再漂亮,也不是久居之处。

  他在流线型的镜子前检查着自己的后脑勺,头发并没有乱翘。又缓缓转了一圈,确定自己身上除了裤脚是湿的,以及袖口内侧被酱汁弄脏之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的脏污。

  在镜子前像模特儿般来来回回检查自己仪容半天后,甲斐谷忽然觉得愚蠢起来。他又不是故意弄脏袖口,也不是刻意把头发睡得乱翘。就算头发乱翘又怎样,他工作还是照样完成,又没有偷懒。被这点小事弄得团团转的自己,实在太龟毛了。

  不、龟毛的是那个家伙。那个超自恋狂的机器人藤原。只会为了一点小事挑剔部下,有本事就豪爽地双手一摊,哈哈大笑说「包在我身上」啊,死猪头。
  甲斐谷在镜前摆了一个「打倒藤原!」般的握拳姿势,脑海中却无法具体浮现出什么因应对策,或许是太过气愤的开系吧,他忽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尿意,赶紧站到便器一则。

  「CARVY……」

  或许自己不适合这个工作………念书的时候虽然想找个工业系的公司就职,却没有非常想做的目标,况且那些公司他也只是觉得还不错而已,并没有渴望到要放弃已挤身化妆品业界三大龙头之一的CARVY而跳槽的程度。再说这么做的话,也对不起当初帮他走后门的亲戚。

  CARVY化妆品的前身,是以纤维制造为主的寡平纤维。从战前即为知名的老牌公司,战后的急速成长让事业版图日(淫色淫色4567Q.COM)渐扩大,跨足了药品、食品、服饰及书籍等。至于化妆品部分,则在十五年前被北野化学工业的化妆品部门并购,几年前业绩还相当不振。

  六年前,内部经过大规模的业务改革后,彻底执行以市调为依归的方针,并推出针对十五至二十五岁年龄层女性的基础化妆品系列「LYRIC」,结果空前大卖。之后的业绩一直维持平稳,而三个月前所推出的具保养效果的化妆品系列——「黄花楼」也大受好评。甲斐谷是进入公司之后,才知道CARVY最有名的就是专门负责市调数据的业务促进部。

  CARVY的主力是女性化妆品,最高负责人也是女性。由于秉持着「要用女性之手做出适合女性的化妆品」原则,采用的职员也几乎都是女性,在业界还有「女校」之称,有如彻底的女性社会。虽然现在也开始采用男性职员,但就比例来看绝对不多。即便如开发部这种以研究为主的部门男性职员会比较多,但总数还是不及全公司部门员工人数的一成。业务促进部里有三名男职员,其中一个已经到亚洲分公司去研修,剩下的就只有藤原和甲斐谷。

  照理说只有两名男性员工,感情应该很好才对,但藤原跟甲斐谷除了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之外,还有相当深的代沟。两人之间已经不是投不投合的问题,而是从生活习惯到价值观都完全不同,导致无法交好。

  比如说,甲斐谷会睡到要出门前的十五分钟,也就是七点半才起床。听到闹钟的声音才赶紧起来刷牙洗脸、刮胡梳头,穿上西装打好领带,三口解决掉一块吐司后冲出去上班。看镜子的时间只有刮胡渣的三分钟。万一要是睡晚了,就没时间吃饭或整理头发。所以只要头发乱翘的那一天,他绝对是睡晚了才出门。
  跟每天像洗战斗澡般速战速决的甲斐谷不同,藤原的早晨仿佛可以听到鸟啭般优雅。刚进公司的甲斐谷,听同事说过藤原跟女同事在喝酒时所说的悄悄话。
  那时的藤原也跟现在一样充满佣懒的气息,优雅地撑着下颚用足以绕梁三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低沈嗓音低声说着。

  「不管我前天如何晚睡,每天都一定六点起床。先冲个澡后再泡杯香醇的ESPRES- SO。虽然要花点时间,但没有ESPRESSO,我的一天就无法开始。」

  光是听别人说,甲斐谷就全身直泛鸡皮疙瘩了。就算没有ESPRESSO,睁开眼睛一天不就开始了吗?他在心中暗自吐槽。

  气假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早晨也一样。我会在下午看本书,或是铲健身中心………我不会把工作带回家里。在需要解除疲累的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工作是多余的。

  然后像外国人一样夸张地耸肩微笑。那址对自己外貌有无比自信且充满优越戚的笑容。脸上带着微笑的藤原低声对女职员说「有空到我家来坐坐吧,我泡ESPRESSO给你喝」。

  一听到这里,甲斐谷就知道自己跟那个男人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之后
  也陆陆续续听到什么他戴的手表是价值四百万的OOO、提包是七十万的厶厶厶、

  西装是一套三十万的订作品、皮鞋是XX公司的价值十二万、不穿低于五万以下
  的衬衫之类的情报。有时候甲斐谷还忍不住会想,这个男人全身上下到底价值多少钱。

  如此注重外表的藤原,当然工整且充满清洁感,跟汗臭或油腻这种形容词完全无缘。

  除了喜欢用名牌包装自己之外,藤原连形象都要自己树立。或许真有这样的生活方式吧,但甲斐谷一点也不想把睡眠时间浪费在冲澡或泡咖啡这种事上面。
  他做不来,也不想这么做。

  一个开门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一回头的同时,已经完事的性器官顿时紧张得萎缩起来。

  即使看到他,藤原也装做没看见似地自顾自站在洗手台的正面镜前。然后从胸袋里拿出一把折叠式的小梳子,细心梳着原本就一丝不乱的头发。整理(?)
  好头发后,还轻拍了拍自己的肩头。接着把梳子放回口袋里,又拿出一个约掌心大的小盒子,抽出里面一张薄薄的纸,按在丝毫没泛油光的额头和脸颊上。
  一直看着也不是办法,更不能在这里久待。于是甲斐谷从藤原背后走过,正伸手准备拉门时,却被「甲斐谷」这个尖锐的声音叫住。

  「是……」

  听出藤原声音中的怒意,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什么的甲斐谷,茫然转过身来。
  是在洗手间里待太久了吗?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要被限制是怎样!

  「你每次都」这样「吗?」

  藤原的眼光像冰一样冷淡。

  「没有,是今天才稍微久了一点。」

  甲斐谷为自己找着藉口。没想到藤原忽然一脸好像看到什么脏东西的表情。
  「我不是问你的排泄时间,而是问你如厕后都不洗手吗?」

  甲斐谷下意识把双手藏在背后。

  「啊,我本来想洗,不过看课长您在用,就想说到茶水问去洗……」

  「茶水问不是给你洗手,而是泡茶的地方。我站在洗手台前可以成为推托的理由吗?不是只要一句」请让我洗手「就得了?你用那双脏手开门倒好,有没有想到下一个要开门的人是谁?是我啊。你自己的手脏也就算了,为什么我也要被你弄脏呢?这未免人缺乏身为社会人的常识了吧?就是因为你这么不爱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平常就过惯迈遏的生活,才会反映在你的外表上。」

  被骂得哑口无言的甲斐谷,只能呆站在门前。

  「上完厕所之后记得要洗手。……真是的,又不是小学生了,被人这么教训不觉得羞耻吗?」

  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后,藤原像是叫他「快洗啊。似地在镜前让出身来。甲斐谷低头走到洗手台前,或许足被瞪得心惊胆跳的关系,还挤了几滴平常不会用的洗手皂拼命搓洗。洗好之后,他像平常一样甩甩手,低声说句」很抱歉「而想要出去之际,又再度被严厉的声音叫住。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不脱衣的男人,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